富善投资官方微信

您的资料信息尚未完善,请完善。

从历史数据来看,战胜指数有多难——A股指数增强投资时代开启

发布人:  发布时间:2018-07-19 15:22:20

许多人总是觉得跑赢指数是最基本的,但是这几年越来越多A股投资者发现,战胜指数太难了。事实上从一个全球范围来看,古今中外要战胜指数都很困难。背后最核心的因素还是,指数代表着市场平均水平,但大部分人是难以超越市场平均水平的。而且指数是根据企业本身,不断加入代表属于经济方向的公司,这种被动学习能力反而比一些主动学习能力更强。今天就和大家聊聊,战胜指数有多难。

2017年开始,我们就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现象:大部分人跑不赢指数了。2017年的上证指数跑赢了90%以上的投资人。许多人说这是一个假牛市,赚了指数但个人却不赚钱。但是事实上,在大部分国家和地区,要战胜“平庸”的指数,都是非常困难的。

我们看几个海外市场的数据:

截止到2016年底,过去三年跑赢标普500的对标基金为30%,连续三年跑赢的基金只有5.17%

过去三年跑赢标普中盘400的对标基金为25%,连续三年跑赢的基金只有3.24%

过去三年跑赢标普小盘600的对标基金为30%,连续三年跑赢的基金只有6.88%

我们再看看欧洲的数据,2016年跑赢基准的固定收益基金经理只有20%,跑赢基准的股票基金经理为35%,全部加起来只有31%的基金经理战胜基准。以10年为维度,战胜欧洲股市的基金经理只有21%,战胜欧洲债市的基金经理只有8%

无论股票还是债券,过去十年能跑赢基准的基金经理为17%。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发现战胜指数是那么困难,这也导致指数基金成了金融危机后增长最快的金融产品。2016年就有4900亿美元流入被动产品,同时有900亿美元赎回对冲基金。


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jpg/iaMG2EyichhibZ9dFib27XAP60PVdhEicZ4YclhwbiawALQDMtJ5XooHddcdtYkdsQVjibHzSDEGsibic6icIJ4CthoOEwHA/640?wx_fmt=jpeg

从成熟市场中我们看到无论短期,中期还是长期,要战胜指数是非常困难的。就像跑步一样,指数看上去就是一个平平无奇的人,但是长跑的时候发现对方总是能保持匀速,越到后面越跑不过。从产品设计上,指数本身就具有发掘最优秀企业的能力,会在不同阶段调入代表当时产业背景的公司。比如80年代美国的道琼斯成分股以能源为主,进入90年代就是消费,然后过去几年开始调入科技。对于一个个体来说,要保持与时俱进非常困难。

最近看了一篇文章,大意是我们所有人都要接受一个平凡的自己。从一个整体来看,平凡就是平均数,大部分人都是平凡的。但是很多时候我们的内心总觉得自己更优秀。曾经有人做过一个实验,将100个人关在房间内,然后问他们是否认为比其他人优秀。结果90%的人认为自己比这个房间内的其他人更聪明。

在投资上同样如此,巴菲特说有许多聪明人认为他们在股市中比其他人聪明,我把这些人叫做主动管理投资者。站在他们对立面的是被动投资者,他们就是市场平均水平,他们基本上就是跟踪指数。而从一个整体来看,主动管理投资者的业绩也将平均化。但是不同的是,主动投资者的费率远高于被动投资者。所以最终,主动投资者长期扣费后的回报率,将低于被动投资者。下图是19932013年美国各个细分行业的年化回报率。我们发现“不甘平庸的个人投资者”,收益率是排在倒数的。很多时候,越是觉得自己能战胜市场,收益率反而越低。


所以投资中我们先需要设定投资目标,这个目标无非两类: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。绝对收益就是无论市场什么环境,以正收益为目标。即使指数上涨了50%,但是20%的正收益也是可以接受的。另一个则是相对收益目标,以战胜自己的基准为主。即使某一年亏损了15%,但是基准下跌了20%,那依然是值得满意的结果。对于投资人来说,最大的错误是将绝对收益和相对收益混淆,同时又以排名多少分位作为目标。

相反,我们从历史的数据倒推回来。长期能战胜指数的产品,一定是排名靠前的。

那么许多人会问,为什么过去战胜市场并不难。上证指数在2007年见顶6124点到今天已经超过了10年,在十年中许多投资者都取得了正收益。关于这一点,我们曾经探讨过指数的失真性。过去10年其实大部分股票是上涨的,只是权重股出现了下跌。过去上证指数并没有像美国的道琼斯那样,不断调入代表新时代经济的大盘股。但是从海外市场的长期走势看,要战胜指数是非常非常困难的。

另一个常见的问题是,大量相对收益产品对于其基准的跟踪误差非常大。比如说我的基金对标是沪深300,那么可能80%的仓位配置和沪深300的权重是差不多的,通过20%的“超额收益”仓位和品种来战胜市场。过去我们许多人往往通过非常偏激的配置来战胜基准。比如说满仓某一个板块或者行业。大幅超配权重指数中配置不高的行业。这种做法往往也具有偏高的风险,脱离了相对收益的本质。

在任何时候我们都不应该对于自己的判断和能力过于自信。历史无数次告诉我们,战胜指数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。长期能战胜指数的都是极度优秀的投资人。比如股神巴菲特。事实上,我曾经做过一个测算。巴菲特从做投资开始到今天,标普本身的年化收益率就差不多有9%

巴菲特真正的年化收益率在13%左右,但是加上了保险公司带来的1.6倍杠杆,就变成了今天19%的年化收益率。可想而知,即使股神最终能跑赢市场的,也就每年3-4%的年化收益率。而曾经的美国共同基金大神比尔米勒,如果算上2008年的55%回撤,其实他并没有战胜标普500指数。

最终我们需要接受一个平凡的自己,理解战胜基准的难度远大于我们想象。长期看投资还是赌国运,只要国运向上,代表整体经济的权重股就会表现。在这个过程中,要长期战胜指数的困难度非常高。而明白这个道理,反而能帮助我们跑赢市场。


以上内容转载自:点拾投资(ID:deepinsightapp


富善观点:A股指数化投资时代的开启,可适时选择配置中证500指数增强

随着市场的持续调整,当前各个指数的估值均处于历史中位数以下。而相比而言,中证500当前PE估值已经到达22.4,而10年以来的PE最大值是91,最小值是21,中位数为34,目前估值已经接近历史最低估值。市场充分调整后,中证500指数目前估值已经相对合理。


数据来源:国金证券、WIND


  • 中证500指数是由中证指数有限公司编制,其成分股是选择沪深300指数样本股之外市值较大且流动性好的500只股票组成,包含各行业龙头,行业个股权重分布均衡。

  • 初始在股票数量仅千余只的时候,中证500指数是明显的中盘范畴,但现在随着扩容后,中证500指数成分股总市值均排市场前25% ,该指数已经属于中大盘范畴。

  • 该指数仍具有一定价值成长特征,当前估值相对合理,目前成分股平均市值为144亿

    数据来源:富善投资、WIND

随着15年以来价值股的估值修复行情,以及成长股的回调压挤估值过程,当前中证500指数与沪深300指数PE比值已经回归到1.8,已经大幅低于10年以来的低点,中证500指数投资安全边际大幅提升。

数据来源:富善投资、WIND


基本面方面,经济韧性,盈利增长,成长性显现。目前中证500指数整体的净利润同比增速达到20%左右,PEG1左右,现在的估值已经反应未来的经济悲观预期,但若后续经济得到企稳,则该指数将迎来估值与盈利的双提升。

数据来源:富善投资、WIND


长期来看,中证500具有显著超额收益。05年开始,代表了市场中新兴产业成长型股票的中证500指数具有显著的超额收益。05年以来中证500指数累积收益为530%,而沪深300累积收益仅为350%

数据来源:富善投资、WIND


因此我们判断目前是配置中证500指数增强产品的良好时机:

• MSCI带来指数成分股利好:随着MSCI等被动基金的加入,指数成分股将直接受益于资金流入

市场成熟度提升,小盘效应减弱:随着市场成熟度的提升,投资者甄别好坏公司的能力也在提升,讲故事炒小盘的方式难以延续

指数成分股具有规模效应:在宏观调整的背景下,后续资源将进一步集中,各指数成分股具有一定的规模效应,属于核心资产类别

指数调整机制可发掘优秀公司:指数的调整机制,使得其本身具有发掘该时代背景下最优秀公司的能力

即使遇到市场下跌的情况,指数增强也自带缓冲垫。若市场持续下跌,则通过增强收益,进一步平滑最终收益,例如2018年中证500指数下跌15%,指数增强若能获取10%的超额回报,则最终收益为-5%;若指数增强能获取20%的超额回报,则最终收益为5%。增强收益带来的缓冲带效果,高仓位运行下更能抵抗风险和提升持仓信心。